第8章 人爵
书名:开局一个狐妖老婆 作者:本地海鲜 本章字数:274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03:33

天刚蒙蒙亮儿,许多连人连饭都没顾上吃,急匆匆朝河边跑去,捡河螺卖钱。

捡钱啊!

一天捡上百斤河螺,跟玩似得,别说是成年人,就是半大孩童都能做到。百斤河螺能卖一块钱,比许多人去做苦工都赚的要多。

“除了煮河螺以外,你们要负责用荷叶纸和麻绳,把煮出来的河螺,分装成分,方便销售!”

除了昨天十名雇工以外,早上吴大娘又帮着联系了十个人。

媚娘儿不明白,这活儿本来可以交给卖河螺的人来做,街上现买现包就好,为什么要多花这份儿工钱。但是她不敢问,这几天自家男人变好了,已经有五天没有打自己啦,

五天没挨过打的媚娘儿,甚至感觉自己身体有些稍微不适应呢。

煮河螺,收河螺,浸泡,打包,卖河螺雇工们分工越来越明确,各司其职,操作起来比昨天流畅许多。

不用太久,陆沉只祈祷着能给自己两天时间,只要在稳定运行两天,那手头上的资金指定能突破上千块钱。

“陆沉,你快点去桥边看看吧,媚娘儿和人吵起来了。”吴大娘跑进来慌张叫道。

陆沉皱了下眉头,快步走出去。

家里距离桥边不远,这附近的人也大多是附近邻居,多为熟人,所以安全系数方面相对高一些,本来是不希望媚娘儿出去卖河螺的,家里有这么多雇工,也用不到她出去,可她闲不住,并且把销售工作全都交给别人,自己不是很放心。

“呸,你们家卖的河螺腥臭要死,根本就不能吃。”

媚娘儿怒气说道:“这根本就不是我家煮的河螺。”

“不你家卖的河螺?哼,明明就是你卖给我的,竟不承认,你以为狡辩就有用?”

远远听着,陆沉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,有人要安耐不住了。

只是没想到,被人当枪找上门来的人,竟然会是他!

这条街上的猎户周海,身上鼠妖和虎妖基因比较明显,一双豆大眼睛长了个小脑袋,偏偏人高马大,虎背腰圆,极为不协调。

‘肉’在城内比较畅销,能顿顿吃起肉的,无疑都是大户人家,而作为猎户能出城狩猎,时常和‘肉’打上交代,算的上附近贫民区里比较富裕的人群。

天天能吃到肉的人,会对‘河螺’这种穷人吃食敢兴趣?这本身就不正常。另外,周海盯上媚娘儿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,早就眼馋已久。

前两天陆沉还骂过他,以前时候就盼着陆家日子过不下去,媚娘儿出来做‘夜班女工’,他好能如愿一亲芳泽。也怪周海为人吝啬抠门,如果他能大方一点,直接砸几百块钱给以前那个畜生陆沉,早就得偿所愿了,偏偏自己好色,还不肯花钱。

熬着熬着突然发觉,陆沉变了个人,家里日子要过好了,心里岂能舒服?再加上背后有人怂恿,这才站出来找麻烦。

“干嘛呢?”

分开围观看热闹的人群,走进去,面对陆沉过来,猎户周海自然不惊慌,反而嘴角浮现丝冷笑,好像就等着陆沉来似得。

“相公!”媚娘儿张嘴想要说什么。

陆沉抬手阻止,走到周海身边,二话没说跳起来,朝着他那张瘦小鼠型脸就是一巴掌。

啪!

蛮响儿的。

这一巴掌把在场人都看愣了,陆沉过来二话没说,竟然敢扇周海耳光?要知道周海可是附近数一数二的猎户,听闻能手撕虎豹猛兽,力大无穷,再反观陆沉呢?白白净净的,一阵风都能吹倒似得。

耳光响儿归响儿,但是物理伤害值真不高,人家脸都没肿。

周海回过神儿来,怒瞪着陆沉:“你敢打老子?”

“哎呦!”

没等他还手,陆沉自己后仰摔倒在地,他明白干仗不是自己的长处,这具肾亏身子骨,打人家一记耳光,自己手都疼,人家要给他一拳头,非把他骨架子打散了不可。

所以,陆沉没用周海动手,自己先倒在了地上。

然后嘴里大叫道:“报官报官,周海调戏我家娘子,还殴打我,叫执法局的人过来。”

听着地上陆沉嚎叫,周海瞬间就把拳头给缩了回来,吓了一跳,急忙说道:“陆沉你少在这里耍无赖,大家都在看着呢,谁动手打你了,你还要脸不,赶紧给我起来。”

“起不来了,今天必须报官!”陆沉躺在地上,嗷嗷叫着。起来?那今天这场戏还怎么唱。

“相公!”媚娘儿过来想把陆沉扶起来。

陆沉给她使了个眼色:“你去执法局报官,叫执法局的人过来!”

“真要叫执法局的人来?”媚娘儿愣住了。

“叫你去,你就去,别废话。”陆沉躺在地上继续哀嚎,对着脸色难看,想要走的周海说道:“今天你要敢走,就是畏罪潜逃,到时候下场更惨。”

一句话,镇住了周海,他实数没想到,陆沉不仅敢打自己脸,还敢主动来个假摔报官。

执法局的人真过来了!

陆虎,城北执法局,第七小队队长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陆队长,小的冤枉啊,是陆沉这小子自己躺在地上的,我根本就没打他。”周海见执法局小队长陆虎亲自带队过来,低头哈腰儿跟个孙子似得,急的喊冤。

陆沉躺在地上,媚娘儿怕他不舒服,他又执意不肯起来,无奈只能自己坐在地上,把腿垫在他头后枕着,好让自家男人舒服些。

“周海大庭广众调戏家妻,人神共愤,我赶来阻止,又禽兽不如的殴打在下,请执法队为其做主。”陆沉微闭着眼睛说道。

陆虎皱了下眉头,这片是自己管辖街区,陆沉是什么货色他岂能不知,看着躺地上耍无赖的陆沉,生气道:“瞎胡闹,你不嫌丢人现眼吗?赶紧给滚起来!”

周海以往没少孝敬,而陆沉则是个无赖,偏向谁还用说吗,甚至在陆虎心里,这根本就是一场闹剧。

“陆队长,您这话是何意?”陆沉听着陆虎的话,皱着眉头缓缓从媚娘儿大腿上坐起来,望着对方,眼神深邃说道:“周海当众调戏家妻,殴打‘人爵’,本就是重罪,怎么反而到您嘴里,非但不秉公执法,反到成在下瞎胡闹,丢人现眼了?”

瞬间,陆虎眼神里爆发出精光,他个头不高,体型有些偏胖,本身也姓陆,虽说和陆沉没有什么直系血缘关系,但要真往上数三代,还能攀上些亲戚。

如果陆沉不表明‘人爵’身份,无疑这就是一场街头闹剧,但现在不同了。

陆沉贵为人族,天生‘人爵’头衔,许多人都因为陆沉过于无赖,下意识忘记了‘爵位’代表着什么。

“来人,把周海绑了!”

从执法队小队长陆虎身后,走出两位彪形妖族大汉,走到周海面前,直接五花大绑上了绳索。

周海面如死灰,嘴里大叫冤枉,自己今天真没有动手,周围多人可以作证。

“扶我起来!”陆沉对身边媚娘,平淡说道。费这么大劲儿,演这出戏,不就是想告诉市井众人,虽然以前自己很畜生无赖,可老子毕竟是纯种人类,天生高贵,生来就有‘人爵’爵位。

“还请陆队长,秉公执法!”陆沉缓缓抱拳,微鞠一躬,面色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
“哎呦,陆沉人爵好大的威风啊!”

这时候人群传来嘲讽,分开人群,走来一位身穿绸缎,手持折扇,油头粉面的男人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