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别人眼里的大肥羊
书名:开局一个狐妖老婆 作者:本地海鲜 本章字数:231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03:33

陆沉并不着急,因为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机,而且,他希望南城那边会有人主动找上门来。

相对于南城,城北陆沉都有没把握敢说自己完全吃的开,南城更不敢说。

冒然进入南城,绝对不会太舒服。

所以,现在要做的不是着急去赚钱,而是稳扎稳打,先把自己在城北这一亩三分地上的小圈子稳定住。

一天三万包新包装产品,就算一包三毛钱,也给销售商留下了大量利润空间。

并不是新产品不能造出来更多,是陆沉的要求就是一天三万包。

第二天上午,马莉给陆沉带来了个不错的消息。

“这个院子很大,相当于你买的那四个院子加一起,十倍面积!”

陆沉眼睛一亮:“价格怎么样?”

“价格很便宜。”马莉稍微停顿,又犹豫着说:“不过地方比较偏僻,在臭水街那边。”

‘臭水街’是城北最靠近城边的一条街道,本身CB区就属于贫民生活之地,在那边,更乱,更破旧不堪。

平常好人不会去那边溜达,抽象形容,更像是CB区一个混乱之地,像什么地下钱庄逼供的场所,犯事之人藏身之地等等都在那边,鱼龙混杂,污垢不堪。

“什么价格?”陆沉想了想问。

“一千二!”

其实臭水街上很多房屋都是无主的,大部分被大小势力,帮派占据,从事着许多非法勾当。

“地方是绝对够大,不管干什么都行,唯一的缺点就是‘乱’!”马莉苦笑了下,看着陆沉道:“行不行,你拿主意。”

“我先去局里,晚上给你消息!”陆沉并没有马上答应,他得先找明白人请教请教,看看‘臭水街’那边合不合适。

“没问题!”

跟马莉分开以后,陆沉去了城北分局。

“小陆,听说你家里做的小吃儿味道不错?”

到执法科办公室里,一向高傲冷漠的周思慧,竟然主动跟陆沉打招呼,不禁让人有点受宠若惊。

李贵不知道什么原因,今天并没有来上班,所以现在科室里就只有两个人。

“周姐,你想吃?等明天我给你拿些过来。”陆沉笑着道。这个女人打他心眼里不喜欢,却也不会无故得罪。

能在分局里待着的人,谁也不简单,这话是陆虎告诫的!

周思慧笑着没说话,而是凑到陆沉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昨天你跟莫长风起了冲突?”

嗯?

消息传的这么快?

不过想想也是,昨天的事情说小不小,两人被东英琅叫道办公室里骂了一顿,肯定会有消息流传出来。

“我可没想招惹他!”陆沉苦笑着,有些无奈,抬起胳膊来比划道:“就我这小胳膊小腿,敢招惹谁?”

“那你还敢拿短铳射他?”周思慧好像十分兴奋,就像骨子里有什么八卦之火被点燃了似得。

“兔子急了还咬人,大街上莫长风和南城一个娘们儿就想掳走我夫人,换成了是你,你急眼不?”陆沉耸了耸肩。

莫长风这个人,陆沉以前都没有听说过,自然也就谈不上惹不惹的,可现在既然惹了,那也不在乎。

“那你准备怎么办呀?要知道莫长风可是很厉害的哦,虽然只是莫家的私生子,可本人实力不俗,这年头儿,靠山,山会倒,谁厉害都不如自己厉害。”周思慧压低声音。

陆沉有些纳闷,以前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,高冷不像话的周思慧,怎么今天话这么多?

眼珠子一转,小声问:“周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门路?”

周思慧给陆沉了个‘聪明’的眼神,低声说:“我上面有人,可以压住莫长风,懂不?冤家宜解不宜结,你给我拿一笔钱,我找人帮你把和莫长风之间的恩怨说和开,以后就不用再老是提心吊胆了不是。”

陆沉暗地里翻了翻白眼,哭笑不得,原来人家是把自己当成‘肉票’,想要吸点油脂。

这也难怪,前段时间把城外河螺养殖场卖了二十多万,家里又在做小吃生意,可不就是个‘大肥羊’吗。

“五百,够不?”陆沉一脸认真的考虑了会,问。

周思慧整个呆了下,然后皱眉说:“小陆啊,我可跟你说,你跟莫长风之间的事情,可大可小,莫长风要弄死你,就跟抿死只臭虫那么简单,别舍不得钱,钱这种东西,本身就是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。”

陆沉无奈摊手说:“五百还不行?”

小钱他认了,权当交给朋友,可再多就没有这个必要,谁知道周思慧身后靠着的人是谁。

“最少五万!”周思慧道。

陆沉打了个哆嗦,摇头:“那个啥,我跟莫长风那孙子的事情,周姐您就甭操心了。我还有点事儿,你先忙着!”

说完从椅子上站起来,朝外面走去!

屮,张嘴就五万,真特马拿自己当散财童子了?有这五万,给罗森,给东英琅,甚至直接给莫长风认怂装孙子不好使吗?还用得着你背后的人出面去撮合?

陆沉生气不是因为周思慧贪婪,而是气这个女人竟然把自己当傻必。

中午,城北分局食堂。

陆沉打完饭,腆着脸坐到了苗淼和蜜鸢琴对面,笑着说:“真巧,琴姐,淼姐你们也在这里吃饭啊。”

蜜鸢琴在后勤部大楼什么都有,完全可以开小灶,不知道为什么喜欢来食堂吃饭。

苗淼翻了翻白眼,不客气的说:“巧个屁,谁不知道你小子是闻着味儿过来的。”

“味儿?”陆沉眨了眨眼睛,嬉皮笑脸的说:“什么味儿?淼姐你身上有味?香味儿还是臭味儿?如果是香味儿,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体香。如果是臭味儿,那指定是许久不洗澡了呢。”

苗淼红着脸白他眼:“就你废话多,整天油嘴滑舌,说不定哪天就让人把你舌头给拔了!”

陆沉缩了缩脖子:“毒妇,太狠了点吧?”

“你说谁毒妇?”苗淼瞪着他。

“嘿嘿,琴姐,我跟你打听个事情!”陆沉没敢接话茬儿,朝着蜜鸢琴陪笑着说。

“嗯,说呗!”蜜鸢琴含笑着,在外面的时候,表现十分随和,不像在后勤部大楼里,跟个女皇似得,让人不敢越礼亲近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