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开启价格战
书名:开局一个狐妖老婆 作者:本地海鲜 本章字数:226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03:33

“胡芳嫂子,以后我们一起干吧。”

陆沉望着胡芳嫂子,非常正式的邀请说道:“你看,‘脆脆条’和‘薯片’的点子都是你提出来的,并且往后制作销售方面,家里也都需要人手,光是靠着媚娘儿自己肯定忙不过来。

不用你进行任何投资,工钱照样按例给你开,按照一百五十块钱计算,每个月有五天带薪假,另外,年底我和媚娘儿在再给你百分之五的净利分红,家里的生意你就当成自己的,行不?”

不仅胡芳嫂子,旁边站着的媚娘儿都愣住了,先不说分红,就是每月一百五的工钱,整个城北怕是都找不出来,有谁月薪这么高吧。

胡芳嫂子喏喏道:“这,这工钱是不是有点太高了。”

陆沉笑着摇头:“不高,一点都不高,往后咱就是一家人,我们赚钱你也赚钱。”

“好!”

胡芳嫂子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,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想的,普通人外面找活干,一天一两块钱就算是高薪,就算是自己做点小生意,去卖煮河螺,每个月都不见得能赚到一百五。

邀请胡芳嫂子正式加盟,就等于家里多了个长工,就算陆沉不在,媚娘儿也有个商量事儿的人。

“今天找人,把‘脆脆条’和‘薯片’分份包好,记住荷叶纸上写上咱们‘陆沉家’的招牌,待会街上卖煮河螺的时候,带着试卖一下,看看效果如何。”

陆沉想了下,瞧着胡芳嫂子问:“嫂子你看,咱们脆脆条和薯片,给雇工多少提成合适?”

胡芳嫂子琢磨了下,说:“一毫钱吧!太高会增加成本,并且以后很难再降下来。”

相较而言,脆脆条和薯片的制作门槛,比煮河螺更高一些,至于受欢迎程度,现在还不得而知。

陆沉点头:“行,那一包就按照一毫钱计算!”

一宿没睡,媚娘儿和胡芳嫂子到还好,陆沉就有点扛不住,喝了记‘补肾良方’,回房间补觉。

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,能不能成事,谁也说不好。

“降价了?”

四海楼吴掌柜听着手下汇报,脸色略有几分难看,昨天把陆沉家的十来个销售雇工都挖过来,又提高了河螺收购价格,让四海楼的煮河螺,成了规模数量最大的一家,在吴掌柜看来,用不了多久,四海楼的煮河螺就能完全占领市场。

只是没想到,计划不如变化来的快。

先是城北内城河里的河螺,数量降低,没有以前那么好捡,其次,包括恶狗营在内,城北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帮派都出手了,在确定河螺价值以后,划分了若干河段,想下去捡河螺,就必须交钱才行。

河螺价值提升,造就了成本价格的提升,最终买单的都是例如四海楼吴掌柜这些收购河螺的商人。

最让人意外的是,陆沉家主动降价了,原本十分稳定,五毫钱一碗的煮河螺,本身就没什么利润可图,现在降价到了四毫钱。

“掌柜,咱们降价不?”

吴掌柜眉头紧锁,想了想问:“除了陆沉家的河螺降价外,其他商家的煮河螺降了吗?”

手下小二用力点头:“降了,都跟着降了,街面上煮河螺的价格,普遍都降到四毫钱一碗,甚至有小部分商家,已经喊出了三毫钱一碗的价。”

别说三毫钱一碗,就是四毫钱,四海楼吴掌柜手里的煮河螺,都够不上成本价格,他这边给雇工提成价格太高。

吴掌柜小眼睛闪烁着,阴沉着脸说:“咱们也降价,三毫钱一碗,另外跟那些销售雇工们说,提成从两毫五改成一毫钱。”

手下小二儿低声道:“掌柜,提成一下子降这么低,那些销售雇工能干吗?”

吴掌柜冷笑着说:“不干?估计以后提成价格会更低,河螺销售价格降下去,就必须要消减成本,何况又不是我们一家降,把消息传出去,别人也会跟着降,煮河螺便宜了,卖的数量也会增加,再说销售煮河螺又没什么难度,他们不干自然会有大把人抢着来干。”

对那些销售雇工而言,这绝对不算是个好消息,但吴掌柜说的也没错,价格战一开启,各家都会想办法消减成本进行保本。

今天一包煮河螺提成一毫钱,明天或者会更低。

“降价了?”

杜宾带着几个手下小弟,蹲在内城河岸上,看着下面捡河螺的老子孩子,乌央乌央的,可多人了。又不用什么成本,有手有脚就行,就算内城河被十几个大小帮派控制,收费也会等到交割河螺的时候再拿,所以对那些捡河螺的人来说,依然等于是白捡钱一样。

杜宾身旁蹲着个黑巾蒙面,耳朵带银饰的女人:“嗯,不但降价了,还降了很多,以前五毫钱一碗,现在只要三毫钱。”

“这么低?”杜宾翻了下眼睛,心情有些不爽。

“估摸着到晚上的时候,收河螺的价格也高不到哪里去。”

蒙面的女人外号‘黑寡妇’,在恶狗营帮内,大家都称呼她‘三姐’,整个恶狗营有四个当家的,大当家‘狗爷’杜宾,黑寡妇排行老三儿。

杜宾眼神里闪过丝精光,考虑着问:“城北哪家的煮河螺销量最好?”

“吴大广规模最大,陆沉家的煮河螺名气最响儿。”黑寡妇道。

“陆沉家?就是齐木森让咱们打折腿的那个陆沉?”杜宾诧异的问道。

“对,就他!”

杜宾抓了抓脑袋,突然咧嘴一乐:“这样,你去通知城北这片所有人,有一个算一个,告诉大家伙,今天河螺收购价格,半毫钱一斤,并且只准卖给咱们,不听话的打断腿。”

黑寡妇‘嗯’了声。

杜宾继续嘿嘿笑着说:“再去找吴大广和陆沉,告诉他们,今天河螺收购价格两毫钱一斤。并且只准从咱们手里购买!”

黑寡妇皱了下眉头,低买高卖,‘恶狗营’就是想吃这个差价。“他们要不买呢?”

“不买?”杜宾笑着说:“那明天街面上的煮河螺就咱们自己卖!”

黑寡妇点了点头:“陆沉的腿,不敲折了?”

杜宾笑着道:“多等两天也没事儿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