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谋局执法队
书名:开局一个狐妖老婆 作者:本地海鲜 本章字数:267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03:33

“相公,今天收购回来的河螺,只有昨天一半多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媚娘儿忧心忡忡。

“两千斤也不错,正好这几天受累了,明天可以休息休息。”陆沉笑着丝毫没当意。

“休息?”媚娘儿撇了小嘴。

迟疑了下,小声问:“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应对办法?”

“没有!”陆沉笑着,说:“煮河螺这门生意,本身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当时做的时候,也是为了解眼前之急,赚点钱改善改善咱们的生活质量,现在知道它赚钱,自然有人会跟风,所以咱们要再想其它赚钱的点子才行。”

想其他赚钱的点子?媚娘儿听着,不怎么甘心,要知道煮河螺这门生意可是她们先做起来的,而且‘陆沉家’的招牌是最响儿的。

“要不,咱们也提高收购河螺的收购价格?”媚娘儿轻声试探。

陆沉笑了笑,煮河螺这门生意就跟地球街边摊麻辣小龙虾差不多,谁都能做,而且市场庞大,发大财或许不行,养家活口却不成问题,而现在家里已经过了贫困线那个门槛,媚娘儿手里的钱,至少可以让一家三口不愁吃穿,每天还有进项。

“等看看再说!”

把家里的煮河螺生意交给媚娘儿,陆沉出了家门。

外面叫卖河螺商贩,显然多过昨天,并且不止一家可以先尝后买。

陆沉一笑,不怎么当意。

煮河螺成本低,相对竞争力就大,而陆沉已经有了其他打算,他这个‘人爵身份’应该好好利用起来,这么闲散着,着实浪费。

“你小子怎么今天有闲心,约哥哥我出来喝酒?”

四海楼二楼靠窗户的一个小雅间里,陆沉帮着执法队小队长陆虎斟酒,陪笑着说:“一直都想找虎哥您喝个酒,这不是都没什么机会吗,来,尝尝四海楼的桃花酿,都说这酒对味儿,之前没什么机会尝,今天算是沾了您虎哥的光。”

陆虎咧嘴笑着,到也没客气:“你小子这嘴,今天怎么这么麻溜啊,咋,有事情求哥哥办?”

陆沉笑呵呵的说:“虎哥,您先吃菜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

“行了,别拐弯抹角的,这四海楼一顿饭,再加上这壶桃花酿,大几十块钱未必能挡住,说吧,请我到底想办什么事儿!”陆虎眯起了眼睛。

陆沉见差不多,也就把自己来意讲出来:“是这样,以前吧兄弟我比较混账,整天不干正事,也没个正经营生,老婆孩子跟着挨冻受饿,遭了不少罪,现在这不想通了吗,想问问您,我能不能进执法局做个队员,以后也算是有个正经事干不是。”

陆虎眼中闪烁奇异,道:“你想进执法局?”

陆沉暂时觉得,这执法局的身份还有点用,他现在连杀鸡的本事都没有,赚再多钱,没有个庇护,到时候还不是小孩子拿宝贝,谁想抢就抢,谁想打就打?

可有了执法局的身份,就不同,到时候谁想动他,都得先掂量掂量再说。

“进不去?”陆沉反问。

陆虎看着他,好半响儿,话音才软下来,压低道:“也不是进不去,毕竟你的血脉凭证没问题,人爵想进执法部门或者城中行政部门谋个一官半职,到也不是什么困难事情。”

稍微停顿,又叹了口气说:“你也知道,像执法局这样的重要单位,向来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编制常年都是满额的,所以你的等。”

等?

陆沉心说这个‘等’,要等到猴年马月去,脸上笑容不改:“虎哥,您就不能给想想法子?”

说话的时候,手里塞过去了一圈纸饺子,面值都是百元大钞,不多不少正好三张。

三百块钱对普通阶层来讲,一年的收入,就算陆虎在执法队任职,每个月的薪水也不过五十几块钱,这些相当于他小半年的正经收入。

原本陆沉‘人爵’头衔,想进入执法局并不困难,城中有律法可循,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县官不如现管,人家要死咬着没空缺,你就真进不去。

最重要的是,陆沉的要求不高,他只想做个执法局普通队员,有一层身份。

陆虎眯着眼睛,嘴上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啊!”手却没哆嗦,直接把纸饺子接了过去,瞄了眼数额,脸上顿时露出难掩喜悦。

“你看你,跟老哥我还来这一套,要论交情咱们都是本家,你的事还不就是哥哥我的事儿吗,等我回去尽量给你争取一下,或许三五天就能有消息,可也不保准,万一真没空缺,你还得再多等等!”

陆沉知道这事情脱了,笑呵呵点头,转移话题开始聊起风月,酒足饭饱,目送对方离开。

“执法局!”

陆沉看着远去的陆虎,脸色收敛,眉头稍微皱了下,这是接下来他要布局的第一步,貌似挺容易。

“不管在哪里,都不能少了钱啊!”

陆沉揉了揉依然发困倦的后腰,除了工作,还的多弄点钱补肾,嗯,回去还的来一记‘补肾良方’,先温养着。

被风一吹,酒劲有点上头,四海楼一餐花费十八块钱,一壶桃花酿八块,不是一般贵啊。

这个世界里,酒,绝对是有钱人才能享受起的产物,因为它是粮食酿的,而粮食在这个世界里,价格就贵。

不远处,行驶来一辆豪华马车,前面拉车的,不是马,而是四匹高两米,身长四米几,身材魁梧雄壮,高大威猛的半马族。

豪华马车停到陆沉身前,让他稍微一呆。

车门打开,一名身穿暗墨色女装的短发精干女人走下来:“从现在开始,闭嘴,不许声张,敢多说一个字,明天早上你会出现在内城河里喂田螺,明白了嘛?”

陆沉目瞪口呆,这个短发女人的声音,她记得,不就是昨天在执法局密室里的人,想到什么,脸色一白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捂腰,沃妮马,还来?

“上车!”

紫蕊可没管陆沉是否愿意,直接把他推进了车里。

看着马车里坐着的女人,陆沉眼珠子都直了,漂亮女人世界上很多,但并不是谁身上都能有富贵华丽的气质。

“看什么,闭上眼睛,小心看多了把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紫蕊呵斥。

紫罗兰放下手里的书卷,神色懒散的打了个哈欠:“算了,随他吧。”

咕噜,陆沉咽了口吐沫,然后……吧嗒,很自觉地把眼睛给闭上,人家说的没错,看多了眼珠子容易被挖掉,自己还是当瞎子,当哑巴,当聋子的好,人想要活的久,不要有那么多好奇心。

紫罗兰嘴角微微一笑,这个小人物到也有点意思。

“开始吧!”

紫蕊脸上飘上两朵嫣红,挪到陆沉耳边,轻声说了两句。然后陆沉闭着眼睛开始脱衣……

豪华马车摇晃前行,大概一个时辰之后,听到了陆沉家门口。

陆沉一脸苍白,岣嵝着腰从马车上下来,目送对方远去,直到不见踪影后,才咬牙切齿骂道:“曹你姥姥,真想要小爷狗命不成,一天一次,你们咋不上天呢。”

这要是连着来上几天,别说八十块钱一记的‘补肾良方’,就特马汇仁肾宝片都不好使。

心中祈祷,这两个吸经魔女明天可千万别再来了,老子肾不好,扛不住,是真扛不住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